以儒治家,信义家风流芳后世

乔家第三代掌门人乔致庸以儒兴商,更以儒治家。他始终秉持24字的“六不准”家规,严格约束家人,并择儒家名言佳句,题写成匾额、楹联,或悬挂或雕刻在乔家大院的各院各房各处。

他把《朱子治家格言》刻在明楼院的屏门上,作为在中堂的治家准则。在儿孙们犯错后,乔致庸会严加训教,令他们跪地背诵,直到其对所犯错误真正明白悔悟,方可离开。

他经常提醒子孙要戒骄、戒贪、戒懒;做人要“气忌燥、言忌浮、才忌露、学忌满、胆欲大、心欲小、知欲圆、行欲方。”“为人做事怪人休深,望人休过,待人要丰,自奉要约,恩怕先益后损,威怕先紧后松。”这些教诲对子孙的立身处事有很大影响,也使乔家商业走向辉煌。

乔映霞主持在中堂家务时,曾给兄弟11人各立斋名,以期勉励警示,如“不泥古斋”、“知不是斋”、“日新斋”、“昨非今是斋”、“不得不免斋”、“时代斋”、“习勤斋”等,并要求“映”字辈的弟兄团结起来,守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家业并能不断发扬光大。

乔致庸的堂号“在中堂”和他的名字一样,取“中庸”、“执两用中”之意。这是儒家思想的核心,乔家以此为基,形成了“和为贵”的家风,讲究和谐、平衡、圆融、稳健、包容、不走极端、不行偏激、和而不同。

乔家是大家族,一个堂就是一支,几十个堂在一起生活,几乎没有发生兄弟反目、妯娌交恶、婆媳不和、子嗣相争的事。家大业大人口多,哪能事事无缝隙?件件都公平?一个字“和”,不计较,不攀比,不争斗,大度包容,所以家庭和睦,氏族兴旺。

李鸿章对乔家“和为贵”的家风十分欣赏,赐予乔家这样一幅楹联:“子孙贤族将大,兄弟睦家之肥”,期望其他家族也能像乔家一样“子孙贤、兄弟睦”。

乔家重视诚信,这包含两方面,一为诚,诚实,做一个真实的、真诚的人,不欺不诈,不瞒不骗,心口一致,言行一致,以诚对待别人;二为信,就是信任,做一个大度、坦荡的人,不随便猜度、怀疑别人。

有诚才会有信,有诚信才能聚人气、聚财源。乔家诚实不骗人,对诚实的人绝对信任,以义取利,所以乔家的生意才越做越大,才有了这200年后依然红火的家宅大院。

乔家之所以人才辈出,生意兴旺发达,与其尊师重教是分不开的。乔家设私塾,让氏族子弟不分男女,不论亲疏,一律上学读书。乔家对任教的老师十分敬重,每位老师都配书童伺候,伙食与主人相同,还让老师坐上席。老师回家,主人们要送到大门外,等老师上车以后才能返回。

乔家求知若渴、礼贤下士的家风让这些饱学之士深为感动,不遗余力地传授知识给学生,使乔家子弟学到文化,学会以诗书修人品,以学问养心性,培养出一批知书达理、深明大义之人,保证了家族家业后继有人。

乔家大院内匾额“会芳”,寓意贤德之士汇聚一堂

“嗜好与俗殊酸咸”,乔家在培育子弟心性上也很有特点。据乔氏家族“在中堂”后代乔守玮介绍,为避免子弟玩物丧志,乔家历代都不设戏台,严禁在家唱戏。

乔致庸将“为善最乐”的匾额高悬在正房门楼上,劝诫子孙不能只顾着一己之私,要积德行善,心怀天下。

百寿图”照壁:损人欲以复天理,蓄道德而能文章

乔家为帮助乡邻,常年把三头牛拴在门外,谁家要用就牵去,傍晚再送还。乡邻如有病无钱求医,家境困难过不了年的,只要找到乔家门前,都可以得到救济。

光绪三年,山西遭遇大旱,乔致庸开仓赈济,在乔家堡村大街上搭设粥棚,施舍灾民,尽管开销很大,却从不吝啬。

对于国家大业,乔家也十分支持。左宗棠任陕甘宁总督兼新疆督办时,他所需的军费大都由乔家的大德通、大德恒存取汇兑。

这些善行和大义之为,不仅让乔家得到人们的广泛尊重,也使其商号获得了良好声誉。

乔氏家族的子女们在良好的家规家风熏陶下,大多正直诚信,乐善好施,进步开明,备受外界赞誉。

严格的家规、睿智的家训、垂范的家风,是乔家留下的精神财富,它们和大院一道,历经岁月的洗礼却不褪色,穿越百年的时光而更加光芒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inshanglianmeng.com/index.php/843/

联系我们

0351-8330833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164000000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